万艳同悲

阅读:11770

打赏:63093

字数:27196

南瓜:153

收藏:218

守护:0

你方唱罢,我登场。

作品评论(135)

  • 傅清瑶

    傅清瑶

    21天前

    千红一窟,万艳同悲。
    笔者君可见,我一向很喜欢她的章词文风;别人我总能说,这位的文像小桥流水,这位的大气磅礴,如何如何的,但是君可见的,我却说不出,《南国绝恋》也好,《万艳同悲》也罢,看完后,只管叫好。
    那段年岁里,鲜少有太平地。
    先不说春生了,先说一说旁人,从方小秋说起。
    学生们都在闹改革、闹开放,凡事有头脸的地方都少不了,可惜哪里都有见不得光的,方小秋便是这长河里面最无奈的,他爹娘不是东西,胡同街坊就瞧不上她,她自小的骨子里面就是卑微与痛苦的,这无关金钱,更无关身份。
    再说鱼戏、雁空、陈怀信,哪一个又不是活在见不得光里的可怜人?最是可怜的连一个姓名都没有,若不是遇见了黄砚池,在这样一个乱世里,只怕哪天死了都只是一捧黄土。
    然后是钟杳、胡霜满,每一个都是有趣极了的人物,他们给春生指路,说外面儿是如何一番好风景,却不曾说他们原就是明面儿的人。
  • 基德大奶

    基德大奶

    23天前

    结尾写了雪,方小秋挺着大肚子过来,我愣是能生生看出了过年的味道。
    怎么说,这本书里真是啥人都有,我说过君可见的文很温吞,跟炖老母鸡汤似的。她就给你慢慢地文火小煮,看似平平淡淡,但偶尔会冒起一个咕噜泡,让你瞧见——哪怕这是慢慢炖的,也是在杀一只鸡。
    文中的许多人,都是那只被宰杀的鸡,而其中我们难以窥见的大时代,就是那个大锅。身处其中的人,不知道自己的命运,也是,鸡在锅里,又怎么会看见自己的未来其实只是进别人的肚子里呢?
    比如愿意跟男人跑而不愿意争个一二的怀曼。比如哀怨着只能嫁人最后真是嫁了一个恶人的方小秋。比如守个戏班子守了一辈子都没有走出去的黄砚池。
    比如比如。
    一个个的,都没能踏出那个锅,悲哀地、沉寂地,把头埋进了浓厚的烟火气里,不愿再出来了。
    春生倒是愿意挣扎,只是她太弱了,她救不了别人,只能自己攀着锅沿,踩着她的师傅、她的友人,费劲全力,也只是堪堪地露出了一个头,看着这个广大无边的世界,拼了命地要去触碰陌生的果实。
    所以其实,我说君可见的文,看似慢热,但我仍能从中看出残酷的一笔,浓墨重彩地从主角的命运际途中划过去,不会让你哭,但你也笑不出。
    这个时候就该有一串爆竹,噼里啪啦地,把这一切都给炸了。
  • 原兮

    原兮

    1天前

    好文章总是耐人回味,此作品值得打赏~